相关文章

南京明城砖首现重叠铭文 或为清代修缮时界碑

最近,“城墙达人”张智峰在西家大塘附近的城墙上发现,有两块城砖不是横着砌的,而是竖着砌在城墙墙砖的缝隙中。其中一块城砖上还有重叠铭文:在“南昌府南昌县”小字铭文上,叠压着“上元县匠头余龙”7个大字。

核心提示:最近,“城墙达人”张智峰在西家大塘附近的城墙上发现,有两块城砖不是横着砌的,而是竖着砌在城墙墙砖的缝隙中。其中一块城砖上还有重叠铭文:在“南昌府南昌县”小字铭文上,叠压着“上元县匠头余龙”7个大字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杨国庆(右)和张智峰在研究城砖

本文摘自:中新网,作者:胡玉梅 赵杰,原标题为:《明城砖首现重叠铭文 或为清代修缮时界碑(图)》。

最近,“城墙达人”张智峰在西家大塘附近的城墙上发现,有两块城砖不是横着砌的,而是竖着砌在城墙墙砖的缝隙中。其中一块城砖上还有重叠铭文:在“南昌府南昌县”小字铭文上,叠压着“上元县匠头余龙”7个大字。

为什么一块砖上会出现两个地名?这也引起了南京城墙研究专家杨国庆的注意。“这块砖不是普通‘错版’,是其他原因造成的。”杨国庆说,这么奇特的砖,他也是第一次看到。

城砖上有重叠铭文

在张智峰的带领下,杨国庆的团队好不容易才看到这块“奇特的砖”。它被竖着砌在城墙墙砖的缝隙中,距离地面约4米,周围覆盖着爬藤植物。

去掉爬藤后,才得以仔细观察这块青灰色的城砖。砖上是重叠的铭文,下面的字较小,隐约可辨是:南昌府南昌县……这段铭文上面叠压的字大而清晰:上元县匠头余龙。

“很好!太好玩了!”看到它,杨国庆忍不住称赞,他说,这一段城墙他经常逛,但都没有发现这块“奇特的砖”。

距离这块砖30多米远,还有一块竖着砌在城墙缝隙中的城砖,上面有“上元县”字样。

杨国庆说,这两块砖有秘密,“从解放门到玄武门这一段城墙,是明洪武十九年后才开始建的。而洪武十七年正月,朱元璋就下令,由士兵烧制城砖,不得役民。这之后,全国百姓都不用参与烧砖,他们的名字也就不可能出现在城砖上。”

更奇特的是,这块城砖上不仅同时出现了两个地名,还把普通工匠的名字放在了督造官员的名字上。“要是在明朝,这是绝对不允许的。”

32米城墙的“秘密”

杨国庆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有记载称这段城墙是清代修缮的。“这段城墙地势低洼,特别容易囤水,囤的水穿过城墙,去了玄武湖。受水害,这段城墙发生过坍塌。清代对它进行了修缮。”

现场也有“证据”。这块有重叠铭文的城砖,用的黏合剂是石灰,而不是明朝的糯米汁拌石灰。而且,这段城墙上,有各种颜色的砖,青灰色的、乳白色的……“看到白瓷砖做墙面,就知道这段城墙修缮过。”杨国庆说,明朝造城墙很讲究,来自江西的白瓷砖用高凝土烧制,它最大的特点是不吸水。建城墙的时候,所有白瓷砖都被填在城墙肚子里。“因为,城墙肚不能受到水的侵扰,让城墙有稳定的温度和湿度,可以延长城墙的寿命。”但到了清朝,因为维修的人不懂这些道理,就把白瓷砖用到了城墙肚子外。

网罗天下